北城

【藏源/微R麦】灵媒谋杀案(现代AU,私设多)三

仇人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

😂今天半藏好像没什么戏份呢
感谢喜欢



三.


        “无论如何还是先找到薇薇安.史密斯。”莫里森说道,“莉娜,你去调查一下。莱耶斯,你带着麦克雷和源氏去看一眼琳达.霍斯特的住所。”
  
  十分钟后,莱耶斯开着车,麦克雷坐在副驾驶上吹着没调的口哨儿,向着琳达.霍斯特的住所出发。
  
  “不到七天,在这种天气能形成巨人观,而且无法确定死亡原因,还有着一个不可能怀孕四个月的身材。”源氏在后座上一一指出不合理的地方,“经纪人是情夫的女儿,他的妻子还不知道这件事,而且不能联系到经纪人。甚至无法确定是否是凶杀。”
  
  “是的你说的都对,源氏。”麦克雷做出一个投降的动作,“我这时候真想借你哥哥的眼睛来看看到底有什么疏漏。”
  
  “对不起,我不想让半藏感到烦恼。”源氏抱歉地低声道,“如果他想接触这个,会回到我们中间的。”
  
  “好了我只是说着玩的,不需要半藏,你也可以的,源氏。”
  
  “是的,当然,我从不怀疑自己的能力。”
  
  琳达.霍斯特住的地方是市郊的别墅区,风格有点像地中海地区的小镇,看上去闲适而华美。她选择的那幢别墅位置很好,阳台前面就是一个小型的喷泉广场,中间是个起舞的女人的雕塑,高高举起的玉手掌中还落着一只停下来休憩的白鸽。正是白天工作时间,别墅区显得很冷清——或许这些有钱人本来也不会过多的和邻居交流感情。
  
  “这个房子其实并不安全。”莱耶斯突然说。
  
  “是的,这里视野太好了。”源氏微微抬头,他能通过对面别墅敞亮的落地窗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壁纸和正在播放着肥皂剧的电视机,“如果你有心,这里毫无秘密可言。”
  
  “你们两个听我说,”麦克雷吐出一个烟圈儿熏走了一只试图靠近他的鸽子,“观察力强和偷窥狂只有一步之遥。比起这个你们谁精通开锁吗?”
  
  “就算有谁会点这个,也是你比较像。”源氏嘲讽道。
  
  “那你呢,超级岛田?你不是会翻墙吗,日本的忍者噗嗤噗嗤就爬过去了。”麦克雷回击。
  
  “但是我并不觉得这么高可以徒手攀爬,而且这个墙壁光滑成这样,可能是建筑商喜欢玩滑梯。”
  
  “承认吧源氏,你技艺不精,小时候训练的时候肯定偷懒了,小心让你哥知道打你屁股。”麦克雷说着一巴掌拍上了莱耶斯的大腿——他是瞄准屁股的,但是莱耶斯敏捷地躲开了。
  
  “闭嘴吧小子们。”莱耶斯头疼地扯了扯他的毛线帽,“你们在这儿乖乖的等着,我去叫保安来。”
  
  莱耶斯开着车走了,源氏和麦克雷被丢在广场上吹风。
  
  “午时已到——”麦克雷抬头看了看冻成冷色调的正午的太阳,瑟瑟发抖地拉紧了外套。
  
  “好了麦克雷,不要吵到别人。”源氏指了指坐在旁边的木头长椅上的女人阻止道。
  
  那个女人好像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事实上麦克雷那个音量只要不是聋子肯定都听得到。她站起来,向他们颔首。这是个十分美丽的中年女人,源氏觉得用美丽这个词形容她都有点不够全面,她就像个端庄高傲的黑天鹅。她脸庞和眼角刻着沧桑而优雅的皱纹,眼睛就像块儿毛玻璃下的祖母绿宝石,深邃又明亮。她并不高大而且很瘦削,但是站的很直,穿着黑色的长裙和毛呢披肩,同样黑色的头发整齐的盘在后脑上,源氏注意到她带了一个宝石蓝色的小小的耳钉。
  
  “没关系先生们,你们并没有打扰到我,实际上我早上看到报纸的时候,就在等你们到来。”
  
  女人的声音很沙哑,语调又没什么感情,即使彬彬有礼也让源氏感到不舒服——他很难形容那种声音,就像是吸烟过度的烟嗓,或者是重感冒。
  
  “等我们?”
  
  “是的,先生们,我看到了你们的车,你们是警察对吗?”
  
  “没错。”
  
  “其实这种悲剧发生不能怪你们,”那个女人语气里带了点悲天悯人的意思,“有些东西不是谁都能看到的,即使你们是警察。我注意这间房子已经有几天了,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住在这里的那个孩子对我的忠告不屑一顾,终于酿成恶果……”
  
  “请问您是谁?”麦克雷打断了女人的感慨。
  
  “我叫格罗瑞娅,是一名灵媒。”
  
  麦克雷好奇道:“灵媒?就和电视上说的那种能够和鬼魂交流,还能感觉到鬼魂存在的人?”
  
  格罗瑞娅点点头,似乎还想要说什么,源氏想她就要说到重点了,但她却突然惊愕地轻轻张开了了嘴巴,端庄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天啊。”源氏听到她低声惊叫。
  
  然而他们背后除了带着保安和锁匠开锁的莱耶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门很快被打开了——那是一扇白色的实木的大门,雕刻着弯曲缠绕的藤蔓和绰约的花朵,烫着的金线因为风吹雨打而褪色。门从一边被推开,带动的气流使得屋子里发出叮铃叮铃清脆的声音,源氏猜那个可能是挂在门口的风铃。


  “警察先生,”格罗瑞娅的声音颤抖起来,她冰凉而苍白的手抓住了源氏,塞了张纸条在他外套的口袋里,“我想我得走了——必须得走。如果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请来这个地址找我,我会一直在那儿恭候着您。”


  源氏因为格罗瑞娅的突然出现而感到莫名其妙,莱耶斯也站在门口用催促的目光注视着他,他没有来得及阻拦她,那个黑天鹅般的女人踩着高跟皮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很快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没想到你喜欢这一款,”麦克雷关切地望着源氏,“我说安吉拉那样的女神你都不动心,是因为她不够老吗?”


  源氏翻了个白眼:“老实说我也没想到,半藏会在意一块巧克力。”


  “那是因为他爱你,真是受不了,我从头到尾也没有提到你哥哥,你是怎么想到那儿去的?”麦克雷大声抱怨着,突然神秘兮兮的靠近源氏说,“你看那个老家伙,上次我去酒吧和黑影喝了点酒,他差点把我打进医院。”


  恐怕不是这么一回事。源氏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饶有兴致地看好友和长官进行眼神攻击。他当然没有忘记他们是来寻找线索的,源氏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儿,房子很大,装修也很精致,用了昂贵的家具,窗帘,墙纸。清新的黄绿色壁纸上挂着几幅古典油画和照片,源氏看出有一幅是琳达.霍斯特的艺术照,穿着暗红色的长裙斜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红酒,那张照片下面是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靠着深红色的橱柜,柜子里面摆了些红酒和小摆件。太杂乱了,这是源氏唯一的感受,毫无美感可言,就和用美元糊墙一样。


  “这里很乱。”源氏走动的时候踢倒了一个啤酒瓶。


  麦克雷评论道:“显然我们死者的闺房惨不忍睹。”


  源氏也这么认为,这里实在是太乱了。烟灰,酒瓶,和剩饭都堆在茶几上,沙发上堆着一堆脏兮兮的衣服,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饭菜变质的酸臭味儿。源氏戴上手套准备寻找一些有用的东西,而莱耶斯在试着提取不同的指纹。


  如果源氏要用一句话形容他对琳达.霍斯特的印象,大概只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能用来表达。他完全无法想象一个外表体面的女人生活如此肮脏,垃圾桶满的几乎要溢出来,外面也沾满了秽物,他甚至从地上捡起来一个使用过的安全套。


  “安娜没有告诉我们她死前发生过性关系。”源氏将安全套放入证物袋中,“回去交给安娜检验一下,这个东西属于谁的。”


  “数亿条生命。”麦克雷指了指那个装了安全套的袋子。


  源氏没有理会麦克雷的调侃,他在茶几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药瓶子,安静地躺在垃圾中间。


  “有所发现?”莱耶斯走过来问。他已经收集了很多指纹,但是他预感应该绝大多数都来自于琳达.霍斯特本人。


  “是的,”源氏将药瓶和安全套递给莱耶斯,“至少有两件很重要的东西,安娜没有提起她在死前曾有性关系,但是家中却发现了用过的避孕套,还有就是安娜曾说过她身体里并没有服用过药物,可是她家里却有盐酸阿米替林。”


  盐酸阿米替林是用来治疗抑郁和焦虑症同时存在的患者的药物,琳达.霍斯特的精神状态可能非常不好,那么就存在自杀的可能性。


  “加比,卫生间的纸篓里有点东西。”麦克雷喊道。“米非司酮片的盒子和用过的卫生巾。安娜也没检验出这个,或许是她死之前很久用的。”


  “她不可能药物流产,死后分娩的胚胎已经有四个月大。”莱耶斯提示道。


  源氏说:“没找到药店的收据,或许不是她自己买的药。我们无法确定这两种药物是否是琳达.霍斯特使用的,但是至少有这样的可能性。”


  “去楼上看看。”莱耶斯说。


  楼梯是顺着墙角的弧度旋转向上的,扶手是黑色的铁艺栏杆,像是童话故事里城堡的样子,公主提着曳地长裙从楼梯上款款而来,楼下的王子仰望着故事里最美丽的女孩儿,等待着吻上她的手背。源氏走在最后面,他上楼梯的时候正好低头可以看见那架白色的三角钢琴,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它的主人很少临幸它,只是作为一个奢侈的装饰品静静地躺在那儿。


  “如果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肯定爽爆了。”麦克雷推开一个房间的门,“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可以用一间这么大的屋子放她的衣服。而且还意外的非常,井井有条。”


  麦克雷想了几秒才决定用这个形容词,因为这个房间对比起楼下客厅的混乱不知道好了多少,甚至是按颜色和季节分别搭配好熨烫整齐的挂着。


  “你们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这或许说明琳达.霍斯特并不是一直是那种邋遢的状态,或者她不是一个人居住,也有可能有什么保洁定时来清理。”源氏列出了几种可能——他觉得他们这次造访似乎为这个死去的女人添加了更多的谜团。


  “小子们,你们忽略了一点。”莱耶斯嘴角下沉,实际上他一直是这个表情,只是紧锁的眉头让他看上去更加冷酷,“这里痕迹太少了。”


  “得了吧加比,”麦克雷不以为意,“你已经提取了几百个指纹了……”


  他止住了话头,而莱耶斯鹰隼一样的目光和麦克雷犹疑的样子让源氏一下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的确提取了几百个不同的指纹,而这个在琳达.霍斯特死后理应不会有人造访的地方,却没有任何脚印——她很有可能死在这里,然后有人进来,将她带走丢到斯普林斯庄园的水池中,然后清理掉所有脚印,至于为什么不清理指纹,那个人可能觉得这里有他的指纹非常正常,或者他很确定不会在这里留下痕迹。


  他们显然都想到了这一点,琳达.霍斯特也许是被杀害的。


  “麦克雷,你估测一下这里的室温。”莱耶斯忽然提出。


  “噢,”麦克雷从随身的腰包里取出温度表,“说真的我们警局能不能换块儿新的,它老是失灵,现在测出来室温是23度,她家装的地暖挺不错的。”


  “这个温度很合适。”莱耶斯点了点头。


  “但是没有气味,加比。”麦克雷说,“我们进来的时候窗户都是关着的,尸体在这里腐烂会很臭。”


  “这不是问题,你看这里的建筑之间的距离都很远,如果开着排风扇的话可能会散开的非常快。”源氏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比如厨房。”


  但是厨房里什么都没有。
   
    他们不免有点挫败,这可能意味着他们几个小时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他们所有的推论都不成立,一切都要等到安娜检测的结果出来。


  他们决定先回去将手头上的东西拿给安娜,这次下楼的时候源氏走在最前面。他的目光不可避免的第一个落在钢琴上——半藏很会演奏这些东西,小时候父亲总是对长子更加严厉,他们有一架三角钢琴,不过是黑色的,哥哥会仔细的擦拭它,然后给不好好睡觉跑到他房间捣乱的弟弟弹一首安静的摇篮曲。


  源氏停住了脚步,确切的说他被自己看到的东西惊到了——那架钢琴仍然沉默地缩在角落,只是覆盖在表面的,厚厚的灰上多了一个婴儿手掌大小的清晰的手印。

评论

热度(56)

  1. 北城仇人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 转载了此文字